SSp87xg5 发表于 2022-4-27 10:58:16

这东西哪来的!

这东西哪来的!
叶辰阳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萧玄天这老头竟然误会自己跟司徒长空是师徒关系……这简直离谱!
在五分钟之前,自己甚至不知道司徒长空也是青云门的传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弟子!
“前辈,你误会了……我跟司徒长空之间没有关系。”叶辰阳无奈道。
“少废话!”
萧玄天怒声吼道,眼中满是怒火。
“我虽然年事已高,但我也绝对没到那种老糊涂的地步,你现在还想糊弄我,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吗?
快说,那个叛徒让你过来是来干什么的,是不是想让你来刺杀我,为当年那一战报仇!”
萧玄天此时几乎已经癫狂了,看着叶辰阳,双眼泛红。
叶辰阳一时间有些无语,没想到这老头竟然变成了这样!
他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真的必须得解释一次了,要不然后面的麻烦事儿会更多。
“前辈,我真的不是他的徒弟……你仔细想想,你与司徒长空都是以剑修武,而我却不是,我的身上甚至没有丝毫剑意,怎么可能是他的徒弟?”
“哼,我们虽然是以剑入武,但不代表我们不会其他的功法,当年天豪便是以灵气修武,说不定……就是司徒长空为了避免我的眼线,特意将你训练成这个样子,刻意不让你修习剑道!”
叶辰阳一时间不由得有些脑袋疼,这老头……现在真是一句话都听不进去了,愣是要冤枉他。
但就在叶辰阳思考怎么解释的时候,萧玄天却突然冷哼一声。
“到了现在还在抵赖……看来,是该给你一点教训了!”
说完,萧玄天右手抬起,双眼瞪大,手上剑光猛地膨胀了一圈!
“唰!”
只听一声爆响响起,萧玄天一身虚浮的剑意完全释放出来,双指之上的凌厉气息一瞬间化为无数细小的剑光,从四面八方向着叶辰阳飞动而去!
叶辰阳脸色一沉,连忙抬起右手,挥动出无数灵气围绕在身体的周围,凝出了一个防御的壁障。
“啪啪……”
无数细小剑光击打在灵气防御之上,迸发出一连串的轻响,旋即消失在空中。
萧玄天见状不由眉头紧皱,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没想到……司徒长空那个叛徒竟然将你调教到了这种程度,看来他还是真是有备而来,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夫无情了!”
说完,萧玄天右脚点地,整个人腾空而起,一身剑意直冲天际,同时缓缓闭上了双眼!
“剑流星!”
萧玄天口中低声说了一句,随后猛地睁开了双眼,整个人直接凌空而下,如同一把锋利的巨剑一般!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甘清寒整个人都愣住了。
萧玄天这一式……她是认识的,这正是萧玄天的成名绝技剑流星!
整个人化为一把利剑从天而降,势不可挡,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所以……他才被人称之为不同类型的白癜风有什么不同的疗法呢天剑!
传说,曾经萧玄天击杀暗榜第一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一式。
之前甘清寒从没亲眼见过,只是听父亲甘天豪讲过,她还天真的以为这一式没有多大的威力,但现在看来……这一式的威力,甚至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就算是叶辰阳再强,中了这一招……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这绝对不行!
想到这,甘清寒顾不得心中的恐惧,两步跑到了叶辰阳的面前,张开了双手。
“萧伯伯不要!”
萧玄天见状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却并未停手,而是身形一转,将体内的灵气催至了顶峰!
“唰!”
只听一声脆响,萧玄天整个人与身上的剑光一分为二,直接跨过了面前的甘清寒,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着额叶辰阳直刺而去!
甘清寒虽然惊恐,但此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萧玄天与剑光同时加速,几乎是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冲向了叶辰阳!
“不要!”
甘清寒大声吼道,但他的声音却完全淹没在了萧玄天与剑光撕破空气的脆响之中。
叶辰阳此时也是眉头紧皱,看着面前的萧玄天与他身上的剑光,他明白,这老头动了杀心了。
既然如此……那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先将这个老头击败,不然他是冷静不下来了!
叶辰阳深吸一口气,抬起双拳,凝出了两团灵气,随后猛地向着两个方向轰出!
虽然萧玄天这一式很强,但……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毕竟萧玄天的功法招式完全依赖于他身上的剑气,此时他身上的剑气还完全只是一个雏形,虚浮无比,就算他的修为与叶辰阳不相上下,但却绝不是他的对手!
打败他,叶辰阳只需要一击,便足够了!
“砰砰!”
只听两声爆响响起,叶辰阳的双拳直接正面迎上了萧玄天与那道凶猛的剑光。
“轰!”
在迎击的瞬间,叶辰阳双拳之上的灵气同时爆开,顿时爆出两团巨大的冲击!
“噗!”
萧玄天顿时口吐鲜血,整个人也倒飞而出,而他使出的剑光更是被叶辰阳直接击碎!
只听一声闷响,萧玄天重重地撞在了墙上,随后滑落下来,又是一口鲜血咳出!
见到这一幕,甘清寒整个人都傻了!
叶辰阳……竟然击败了萧伯伯!
这怎么可能!
萧玄天的实力他是见到过的,那天晚上收拾那两个暗榜排名极高的高手白癜风给患者造成的危害有哪些,就如同收拾儿子一样!
但……他竟然在叶辰阳面前一招就败了!
这也太夸张了!
叶辰阳……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萧玄天此时也缓过了神,缓缓抬起头,看向叶辰阳的眼神中满是惊恐。
他此时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输了!
但这时,他却见到叶辰阳两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冲着他躬身一拜。
“前辈,得罪了,还请你冷静一下,我没有说谎,我跟那个司徒长空真的只是只有一面之缘而已,没有关系。”
虽然叶辰阳的语气很轻,但萧玄天的神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你……你个叛徒的弟子……还有脸在我的面前解释……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今日只要老夫不死,你……必死!”
说完,萧玄天抬起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猛力一甩,一道剑光再次向着叶辰阳飞出!
这一道剑光速度极快,叶辰阳甚至都来不及提起灵气。
眼见剑光快要接触到自己,叶辰阳下意识地抬起了右手格挡!
剑光与叶辰阳越来越近,上面的剑意无比凌厉,甚至还没接触到叶辰阳,便震碎了他衣服的袖口,旋即直直地打在了他衣服下面的护腕之上!
“铛!”
只听一声脆响,剑光与护腕相撞,无数火星迸出!
叶辰阳提起灵气,右手一抖,那道剑光瞬间便破碎成了无数的光点!
剑光消失,叶辰阳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护腕,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他还指望利用萧玄天破开这个护腕,没想到……萧玄天的剑光打在上面,不但没有给它造成损伤,甚至连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放下手腕,叶辰阳叹了口气,随后向着萧玄天微微欠身。
“前辈,我很感谢您的帮助,不过您是真的误会我了,既然您心中认定了我与司徒长空的关系,我便也不再解释,我日后不会在叨扰您了,也希望您从此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不然……您是承受不了这个后果的。”
叶辰阳虽然很生气这个老头突然动手,但萧玄天毕竟还是帮过他的,他也不会将事情做得太绝,只要警告之后萧玄天不再来烦他,他也不会再动手了。
以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了吧。
说完,叶辰阳转身就走。
“等等!”
但叶辰阳刚刚迈出一步,却突然听到背后的萧玄天突然出声。
叶辰阳眉头微皱,回头看向了他,但就在这时,他却发现萧玄天瞪大了双眼,似是见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样。
叶辰阳正纳闷,却听萧玄天颤声开口。
“你……你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这东西哪来的!